百万亿级别的资管市场,需要区块链来做什么?|No.12

这些年金融业经历了一个高速增长的阶段,在新金融领域表现为消费金融与互联网金融的突飞猛进,在传统金融领域,则表现为资管业务大跃进,理财、信托、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等,都实现了规模大幅攀升。

截止2017年末,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总规模高达126万亿元,其中银行理财存续余额达到29.54万亿元,信托资产规模达到26.25万亿元,基金子公司管理资产规模达到7.4万亿元,券商资管行业规模达到16.88万亿元,保险资管资产规模达到16.75万亿元。每个领域都是巨量规模。

今年5月,监管部门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的正式稿,影响深远的资管新规正式落地,从募集方式和投资性质两个维度对资产管理产品进行分类,对投资范围、杠杆约束、信息披露等要求。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等。这个行业正在迎来巨变,以往的刚性兑付、多层嵌套、资金池模式等都没有了生存空间,资管行业要变天。

资产管理业务本质上就是融钱再进行投资,使社会财富增加。区块链作为一项分布式记账的技术,在资产管理上能有什么用途?

区块链可以降低资管交易成本

 

实际上不论是财富管理还是资产管理,都是涉及到多方的业务,包括委托方、资产管理方、资产托管方以及投资顾问等,各方都有自己的信息系统构架,资金需要在托管机构和结算机构之间转入转出,通过电话、传真、邮件等方式进行信用检验,而区块链则使一步操作就通知全网,业务环节大幅缩短,其中的交易成本也大幅缩减。

 

科技公司Calastone的一项研究显示,区块链可以革新基金交易流程,为投资者节省成本。据其计算,将英国、爱尔兰、卢森堡、中国香港、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地的基金结算合计,可以节约27亿美元的成本。2017年该公司成功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了基金的交易。这项实验显示,利用区块链可以实现不同客户完成跨35个国家、1400只基金的交易。

 

毕马威卢森堡分公司和InTech(POST集团的子公司)合作开发了FundsDLT智能合约平台,每一笔交易都可以通过每个节点的记录而发送给交易中的各方。Natixis资产管理公司宣布成为FundsDLT平台的第一个用户,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跨多个业务线分布的能力。

 

国内光大银行、邮储银行有资管方面的应用

 

在国内,已经有相关的探索,不过数量还不多,一般是技术公司负责底层构架的开发,与银行、基金等资管机构的系统打通、上链,实现资产管理与资金清结算的链上同步。

光大银行泛资管阳光链

2017年8月,光大银行与IT金融服务商赢时胜、泰达宏利基金以及英大基金公司共同发起建设了国内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泛资管阳光链,组建泛资管合作联盟,多方共同搭建业务场景,推进项目落地。

赢时胜托管服务平台

资产托管服务平台主要包含数据集中管理、参数集中管理、权限集中管理、公司行动信息管理、电子对账,电子指令、账户查询、统计分配、业绩考评、项目管理、流程管理、数据传输等功能模块。底层是数据库和中间件。基于区块链的托管系统,则是将主要的功能如公司行动信息管理、电子对账,电子指令、账户查询、流程管理等架设在链上,底层是P2P组网以及分布式存储。

泛资管阳光链包括区块链平台层和应用层。平台层包含P2P协议实现、共识模块、区块处理机制,以解决区块链数据交易出块、扩散和共识达成。合约系统包括了共有合约和私有合约,利用公有合约对节点部署、管理等自动化处理,私有合约处理业务数据则确保数据的隐私和安全。应用层提供接口用来实现已有业务系统的对接。

泛资管阳光链将资管流程中的各个主体都放到链上,资产委托人、资产管理人、资产托管人、结算机构、审计机构、监管机构等多方在资管业务中共同参与,实现管理人和托管人等各方的信息共享,业务也可以覆盖多机构之间的往来合约,包括合同、交易、支付、核对等全部环节还可实时可审计、可监督以及可监管。

泛资管阳光链目前主要应用在日常划款指令业务。在资产管理业务中,资金委托方将资金的管理委托给管理人,并将资金托管在托管行。管理人依据自己的投资经验做出资金使用的决策,发送指令给托管行,托管行进行资金的划拨。在所投资的资产到期后将回收的资金入账。因此每日有大量资金划拨指令在管理人和托管人之间往来。目前业界主流的沟通方式还是邮件、电话、传真等,特点是耗时、耗力,时效性较差。

泛资管阳光链将管理人和托管人业务与区块链系统的对接,在划款指令入链后,可以实时接收,实时获取状态和进度。入链的数据不能篡改,链上分布式数据也可以支持各节点机构在本地查询。尤其是委托人如果愿意,也可以作为节点加入,实时掌握资金的动向。当有纠纷时也可以追溯并审计。

据介绍,泛资管阳光链解决方案主要分为两个阶段建设:初期以建设一种托管业务基础设施为核心目标,搭建以管理人和托管人系统直通式处理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业务承载通道;后期会增加更多的应用场景,扩展至更多的资产管理托管相关人,建设成全生态业务链。

 

邮储银行与IBM合作将区块链应用到资管

另外,邮储银行与IBM进行技术合作,邮储银行在资产托管业务场景中,推出基于超级账本架构(HyperledgerFabric)的资产托管系统,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了中间环节的缩减、交易成本的降低及风险管理水平的提高。该系统于2016年11月上线,两个月内顺利执行了上百笔交易。

资料显示,该区块链解决方案免去了重复信用校验的过程,将原有业务环节缩短了约60%-80%。智能合约和共识机制将资管计划的投资合规校验都整合在链上,并确保每笔交易都是在满足合同条款、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完成,并可以确保交易方在快速共享必要信息的同时,保护账户信息安全。此外,区块链有助于审计方和监管方快速获取信息,提前干预和管控。

 

平安金融壹账通

平安旗下金融壹账通提供的baas平台也在做银行间的同业资产交易。同业资产交易涉及注册、登记、交易、转让、撮合、支付、结算等步骤,涉及到多家机构,因此很适合利用区块链技术。同业资产交易存在的痛点包括撮合效率低、资产流动性低、交易风险高等,都可以通过区块链的加密、可追溯、智能合约等特性来作出变革。

 

资产交易双方以及多方上链后,可以通过加密的终端在baas平台上进行资产交易。资产提供方有一把私钥可以进行加密,资产购买方也有私钥加密,该笔交易中只有这两家才可以真正看到数据。其他所有的数据存储方看到的只是加密的数据。监管部门则通过特殊的接口来查看所有交易的信息。平台还提供电子签约功能,接着公证、司法部门,当电子签约出现争议时,相关部门会介入。

 

未来在资管产品的穿透性监管方面有望发挥价值

除此之外,区块链技术在资产的穿透性监管方面也有应用潜力。现在资产管理方面监管的一个重要方向是进行穿透式监管,让投资者和监管人可以看清楚资金的来龙去脉,从而让资金的流向更加透明、可监管,也可以减少中间的嵌套过程,防止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

在这方面,区块链可以发挥溯源的作用,在资管产品发布的时候,将每一笔资金的来源都写入区块链,此后的每一次投资活动、资金的划转也都记录在区块链上,并在每个区块中记录。这样可以使资金的流动、资产的每一步嵌套都有据可查,穿透监管也更容易实现。

 

这种应用是区块链在资管领域的更高级别应用,不过将资管的每一步流程都记录,工作量相当大,部署成本势必比较高,而且区块链系统目前还无法支持这样的高并发业务,因此目前还没有找到相关的案例。

除了资管,区块链在财富管理方面也会有相似的应用价值。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有密切的联系,有很大的共通性,很多人并不明白其中的区别。我们所熟知的一些机构如基金管理公司,好像既是财富管理公司,又是资产管理公司。

 

实际上二者的侧重点不同。财富管理更强调在资金端吸纳机构和个人的资金,对资金进行配置来促使其保值增值。核心工作是拓展更多的理财客户,并将理财客户的资金进行科学合理的资产配置。而资产管理公司则更强调机构在资金运用上的作用,通过自己的专业投资能力将资金投放到某些资产上或者资产组合上,使财富有更好的保值增值表现。其资金可以来自于自身,可以来自于自身拓展的个人或者机构客户,可以来自银行等渠道,也可以来自于财富管理机构配置过来的资金。

资产管理与财富管理在业务逻辑上是类似的。预计未来在财富管理领域,区块链也有应用价值。

 

对话专家

 

对于区块链在资产管理与托管方面的应用,虎嗅日前与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合伙人兼中国区银行与金融市场行业总经理范斌进行了交流。

 

虎嗅:IBM与邮储银行在区块链应用于资产托管方面进行合作,具体到业务流程是怎么样?什么样的数据上链,还有怎么样的运行机制?资产托管业务发展的一些因素是什么?

 

范斌:资产托管,具体说哪些数据上链,这个有涉及到商业机密的东西,但我可以给你大概介绍一下。它减少了60%-80%的时间和流程,主要用于在资产托管方面,过程是跟有几个证券公司一起合作。在做共识机制的时候,我要去做托管资产的投资或者什么,原来是没有这样一个共识机制体系的,比如我要投,别人可能没有办法发表意见,或者我拿来的数据是有延迟的,以前的业务流程是通过传真来传递数据,比如我想从资本市场买这支股票或者想买这个资产包,我通过传真传过去,等它再回来可能价格就变了。

数据在链上,通过实时性的数据,通过新的业务模式,我们对原有的业务模式重塑以后,机构不需要通过传真进行确认,因为你在这里面是有信任的,你进去以后就可以确认这个东西为什么要买,为什么要买这个包,他的信息是什么,大家都同意做这个购买,这一过程中的时间大大缩短。所以会更有效,速度会更快,到最后,邮储会把更多的业务放到链上。

 

虎嗅:现在区块链应用于资管的大银行没有那么多,有没有什么因素在制约它的推广?

 

范斌:其实不一定制约它的推广,因为每家行都有不同的特点,是不是真正应用到上面去了。在甘肃有一个项目叫做“母亲水窖”,因为在西北打井很困难,所以国家有一些资金放到那边去,他们使用区块链的一些技术,把这个资金使用区块链进行管理、进行跟踪,来看这个钱是不是真正用在那了。这个是由于他自己本身业务的关系,并不是说资产托管的业务在哪家都适合,他最大适合的东西是我跟很多的关联方是有关系的。在这些关联方里面需要有信任,这个信任度又不太容易达成。这时候区块链就有用武之地。

 

从IBM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在企业级的区块链里面,选取业务场景的时候,我们可能首先要问,为什么要信任,信任的是谁,依赖什么信任,以及信任的内容是什么?如果这几个点完全结合,他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区块链的应用场景,但是每家不同的银行,每家不同的金融机构,在这几个点上的重要性以及它的可得性,还有它自己认为在这个上面能不能做,其实都是不一样的。

邮储为什么选这个,就是因为他在资管的对账过程中还是在手工阶段,他想把业务一次性的跨越到能够达到共识的阶段。他做完了一期以后其实后续又拉进去好几家证券公司,一开始只有两个证券公司,他发现好处以后又拉进好几家,目前二期、三期是增加了很多其他一些应用。我相信邮储应该在不久以后,在几个月之内会有一些新的新闻会出来。

 

虎嗅:IBM是否更关注联盟链的应用?

 

范斌:IBM并不是说关注联盟链或者是公链,或者是私链,我们是提供技术和专业能力来帮助企业自己来去做一些在区块链上的发展。我不关注是联盟链、私有链还是公有链,只要商业上有价值我就给你提供有价值的东西。其实私有链在起步阶段还是有蛮多的应用,比如一些比较大的跨国企业、跨国银行,内部做结算的时候,原来要用Swift来去做清算结算,它可以通过内部的私有链来做内部的一些事情,这是有一些应用的,但这种应用对于价值创造来讲可能并不是特别大。

公有链更多的是币圈的这些东西,公有链也有一些限制,因为他实际上把你控制的这些权限或者你设计的共识机制、设计的国家治理机构都公布出来的。联盟链的方式在某种程度来讲有一个或者几个领头的企业,别的企业是基于他的认同或者基于某种行政认可加入到链里面的。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并不在乎它使用什么样的方式,在每一种情况下,都有你是适用于公有链、私有链、联盟链甚至是一些混合链的方式。我们研究院有一些在链间传递数据,在不同的链之间做交换的技术,它可能是一个更复杂的生态架构,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应用,比如说做一个银行贷款,可能就是一个银行贷款的联盟链,它可能跟其它上下游的生产都会挂在一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