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区块链做版权是靠谱,但,商业化有点绝望|No.9

都说用区块链做版权是很理想的应用方向,可为啥不少进军此领域的公司,都改弦更张了呢?

好吧。在开始这段正式叙述前,我们再回顾一下区块链的性质——

区块链是分布式存储的数据块,每一区块都会包含整条区块链的信息,它以密码学的方法来保证已有数据不可篡改,用公式算法使新增数据与已有数据形成共识。

因此,区块链具有随时提取、不可伪造、不可撤销、可验证这四种特点。

区块链的这四种特点,正好也对目前数字版权领域的问题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区块链在版权领域的应用与落地,也有着现实的意义。

数字版权中包括文字内容、音乐、视频、游戏版权等种类。这些文化娱乐产品通过互联网进行生产、复制、流通、传播,版权问题始终突出,其表现为,网络著作权官司纠纷频发,侵蚀原创精神、行政保护力度较弱、举证困难、维权成本过高等。

数字内容天然适合通证化,数证合一。

仅在网络文学领域,根据艾瑞咨的数据,2015年,由于盗版问题PC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到36.1亿元,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43.6亿元,合计79.7亿元;2016年全年,盗版网络文学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计价,PC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将达到29.6亿元,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50.2亿元,合计79.8亿元。

使用区块链技术,可以通过时间戳、哈希算法对作品进行确权,证明文字、视频、音频等存在性、真实性和唯一性。一旦在区块链上被确权,作品的后续交易都会被实时记录,文化娱乐业的全生命周期可追溯、可追踪,这为司法取证提供了一种的技术保障和结论性证据。

工信部电子标准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曾表示,区块链目前解决了线上资产传递,但没有解决线上线下互通,它更适合解决版权问题,因线上版权不存在线上线下的互通,难度相对较小。同时他认为区块链不可能单独改变世界,需要跟AI等技术相整合起来实现应用的落地。

用区块链解决版权痼疾听起来是不是前景可期?可惜现实有点令人心塞。

 

区块链所针对的版权痛点

 

第一个痛点是版权行业的确权问题,也即,如何证明作品到底归属于谁的问题。

利用区块链技术,作品唯一的数字摘要哈希值(Hash)就可被写入、存储,并具备不可伪造不可篡改的特性,这就自动完成原创作品的版权信息认证。这些被认证信息内容包括:作者名称、内容生成时间、作品内容。

区块链版权平台会拿到作品的哈希值,也就相当于作品的一个电子身份证,而并非直接存放其内容,其他相关上链各方也会同步存储作品哈希值到各方服务器上,同时,这些所有数据都会同步到公证处,以此这些证据就上升到司法层面,具备司法效应。

 

第二个涉及的版权痛点源于侵权取证。

有一类作者,其作品被高频盗用转载,要寻求侵权索赔,就需要举证——首先证明作品归属于自己,同时还要证明别人在什么时间进行了盗用,用传统的方式,这个举证过程有一定难度。

对于作品唯一性和登记前的版权归属的确定,我国目前只做形式审查,即作者在创作完成后天然拥有版权,无需专门登记。只要登记那刻所提交资料完全符合要求,就可以获得著作权登记证。然而,一旦后期出现纠纷,比如某作品其实之前就有,并拿出了证明,那么版权局就要推翻原来的结论。以区块链技术来做这件事,就能够提升司法效率。

 

通过区块链,侵权取证的过程就会变得很便利。举例而言,一家图片公司可以将其图片的URL批量导入区块链平台,如果新浪或百度盗用他们的图片,输入这个URL值就能直接将证据固化。

 

第三个痛点,是侵权监测。

所有与版权相关的区块链平台都会试图建立一个版权内容数据池,一旦新作品上链登录后,A作品就可以在数据池中比对其他平台数据,监测该作品是否被盗用。

传统的、最安全的做法是,将作品副本拿到公证处存放,费用不高,但手续繁复流程长,对于每天都在生产数字文化产品的组织而言,并不现实。因此,需要区块链平台以数据池比对方式来应对这一问题。

然而,在版权领域,只有各种版权内容数据都上链了,并且在同一个链上的时候,才能做侵权监测,这就要求一个区块链平台上能够覆盖各个重要节点,也包括所有版权生产者,也只有这样做区块链在版权领域才能真正落地。

如此,就需要有一个区块链平台是能够对于行业有足够的号召力的,能够真正做到全网监测,这样区块链才能发挥作用。

 

版权区块链落地现状与瓶颈

 

区块链在版权上的应用,其难点并非技术,而在于商业化进程中的现实瓶颈,即,没有多少用户真的愿意为此种版权保护方案付费,因此,该领域仍没有太值得拿来一说的成形案例。

 

在这个领域,进入较早的均为创业公司,阿里、百度这样的巨头也瞄上了区块链在版权领域的应用落地。

 

然而,从现实来看,区块链在版权领域的商业化落地进程会比较慢。

 

毕竟,数字版权中,也仅视频版权净值较高,数字文本、数字音频其复制成本更为低廉、净值不高,以区块链方式来为其确权,版权拥有者的支付意愿不强烈。更现实的问题在于,区块链平台需要建立一个足够大的版权内容池,才能够做到全网监测,迅速识别盗版。

 

中国目前没有亚马逊这样拥有海量数字版权的平台或机构,版权状态十分分散,要将这些海量、分散的版权都聚拢起来,尚未有机构或牵头人有缺乏足够的驱动力。

 

即便阿里、百度、腾讯这样的巨头,手握大量数字文化产品内容,但彼此各据一方,要拿出来共享,一起上链,也并非易事。

 

目前,为解决版权痛点,阿里打造了一个视频版权服务平台,名为鲸观,旨在重塑版权生产、发行、变现的全链路服务,目前也开始探索以区块链解决版权问题的路径。

 

鲸观在版权方面,有如下突破:视频全自动智能编目,这解决了广电行业长期以来的编目痛点,传统的电视台在视频剪辑方面非常原始,一个团队需要把整个片子看完一段一段剪出来、打标签,工作量很大,鲸观则可以用自动化的方式来进行此项工作;由此功能,引申出鲸观的第二个突破,即自动化剪辑完成后,内容就可以被素材化,也就便于进行更细化的版权交易;第三个突破是,数字水印用来检测数字内容素材的流通。

 

鲸观还尝试提供视频内容全网查处功能,但目前来看很难实现,现在市面上提供此类功能的平台,只能解决文字、图片识别的侵权监测问题,其准确率也只有60%到70%。

 

百度于2017年加入超级账本,在区块链方面的一个主攻方向也是版权,但由于百度搜索的天然属性,其上被各类盗版内容充斥,由百度来做版权区块链,不免有左右手互博的嫌疑。

 

相对而言,在版权领域做区块链应用落地,门槛并不算高,也因此国内外相应冒出一批此类创业公司,比如国内的原本、纸贵、亿书、安妮股份等,而国外则有Colu、Blockai、Monegraph、SingularDTV等。

 

原本、纸贵为创业公司,而A股上市公司安妮股份主业为造纸,低迷多年,却在2017年布局版权区块链技术,其股价被迅速拉升。

 

原本则为万向新链加速器首批入驻团队,它利用区块链平台对版权进行确权,将文字、图片、音视频通过加密的方式记录在区块链上,并免费提供确权认证服务,且可以在线下对接公证处和律所提供一站式的服务,也就是说这些认证是有法律效力的,即使对簿公堂也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安妮股份也已加入超级账本,以区块链方式做数据资产确切,它为DCI的技术提供方,主要服务对象为国家版权局下属的国家版权保护中心,为其提供一套版权保护区块链解决方案。国家版权保护中心所覆盖的版权很多样化,图文、设计稿、图纸都有,艺术家声音、编剧资料偏线下传统等都涵盖,采取自由登记办法,由版权局提供接口。通过接口上传作品,获得证书,具备法律效应。

 

纸贵科技则更偏平台,主打toB市场与客户,寻求在系统层面对接,做存证,而不用一样一样的将内容上传。

 

Colu为一家以色列初创公司,成立于2015年,旨在通过区块链技术分配物品所有权,用户可通过其平台用代币(token)交易各种东西。Colu平台搭建起来后,向个人开发者和企业提供发行、管理数字资产的基础设施,并开放SDK和API,供用户接入。例如,Colu就与独立音乐信息供应商Revelator展开合作,向Revelator开放所有权管理API,为数字资产提供发行、分配的安全渠道,如音乐作品的上市与注册。一直以来,对于音乐人而言,一个现实的痛点是,他们无法掌握自己的收入情况,而区块链有望解决该问题。

 

Binded(曾用名Blockai)是一家位于美国旧金山的区块链创业公司,提供版权服务帮助帮助艺术家保护自己的创意作品,其业务重点从技术转移到具有法律效力的记录创建。

 

版权应用案例之纸贵

 

在报告撰写过程中,虎嗅精选与纸贵科技的联合创始人/VP宣松涛聊了聊。纸贵科技是国内较早在版权区块链领域进行尝试的创业公司。这家2016年成立的公司,始于几个大学生在校期间的创业。

 

目前,纸贵科技主打B端用户,已经接入知乎、喜马拉雅、西部文学、寒武纪年、邀拍等30多家提供原创内容的平台,实现版权数据规模达500万件,登记量突破30万件。

 

纸贵科技在区块链技术开发方面,用两套底层系统,一套是自研的ink联盟链(墨链),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文创产业底层技术支撑与资产数字化交易的平台解决,它试图解决公权力上链问题,以方便引入关键节点,对墨链进行背书;另一套是公有链中的量子链。

 

纸贵在ink联盟链上已经接入国家版权局节点,采取区块链与版权局双重登记的双保险模式,以确立纸贵区块链平台的公信力,未来在推进版权区块链落地方面,纸贵也会与公证处、司法机构等加强合作,目标是从存证确权延伸到维权落地。

 

然而,由于开篇所提到的版权保护商业化瓶颈,纸贵目前所提供的区块链版权登记服务为免费,而在纸贵平台上进行传统版权登记则要收费,个人登记99元,知乎这类平台按年付费,花15~20万元来做版权登记。

 

然而这样的B端客户并不多,其支付的费用对于纸贵而言,也并不算多。于是纸贵也进行转型,从围绕IP构建区块链平台,到对B端用户提供区块链技术输出。

 

宣松涛也表示:“区块链在版权方面的应用还没有到了把价值发挥发展很大的时候,现在还是收入比较低、投入比较大,其实,版权只是纸贵的一条业务线,是一个一直可以长期实验应用的场景。现在,纸贵的团队更多精力是放在企业级解决方案这块,不光是版权和文化产业这块了,因为纸贵本身有很好的底层技术开发能力。”

 

2017年底,纸贵基于自主研发的联盟链底层技术,推出企业级区块链解决方案(BaaS),为企业提供定制服务。纸贵目前所服务的领域包括食品溯源,以及用人工智能对分布式的算力进行挖掘,再将其与区块链系统对接,开发一套自激励积分系统。

 

然而,纸贵科技所输出的技术,能够协助企业将数据上链,解决数据可信度问题,但至今却仍面临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怎么保证原始数据是干净的,如果上链数据是不干净的,就没有意义了。

此外,纸贵科技还在尝试帮助将电影项目做区块链的ABS化,让区块链和影视产业、高附加值IP行业结合,帮助其进行融资,或者提供一些金融产品。

纸贵科技还通过墨链发行过原生代币墨子币,作为墨链IP生态价值流通媒介,让普通用户也能通过墨子币投资文创产品,帮助IP孵化变现。墨子币曾于去年8月进行ICO,但很快因政策被叫停,9月初,墨链团队强制清退代币,对所有合作平台进行投资的数字资产进行全面返还与清退。

由纸贵科技在区块链领域所做的这一系列尝试来看,版权的区块链解决方案真正能够商业化路途仍远,作为一家创业两年的公司,纸贵只能通过技术输出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生存,纸贵对于发币、交易所这类能更快挣钱的方式也有所涉足,然而这其中的不确定因素极强。

2017年3月,纸贵科技获薛蛮子领投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7月获得弘桥资本以及一支国家基金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目前在进行新一轮的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