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交易所为什么能躺着挣大钱,又充满争议?|No.2

正式开讲落地应用之前,不能免俗,就先聊聊交易所这事吧。

毕竟,在区块链相关的领域,要说最挣钱的环节,应该就是挖矿设备的研发生产,以及数字货币交易所。区块链相关领域中,而广大吃瓜群众最喜闻乐见的、最火的,也是与币有关的事情。挖矿与币的产生有关,交易所与币的交易有关,总之,这都是财富的聚集地。

今年2月7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史上第一份“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名单,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20个上榜富豪中位列第三,其财富估计约在20亿美元左右(截至今年1月底),这也侧面凸显了交易所的造富效应。纳斯达克交易所首席执行官阿德娜·弗里德曼甚至表示,如果时机成熟,人们准备好迎接受管制的市场之后,纳斯达克对成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持开放态度。

从交易量来看,目前国内较大的交易所包括币安、火币网、OKCoin等,均进入了全球交易量的前十——不得不说中国人多力量大,造就世界级的交易所。

加密货币数据分析网站Coinmarketcap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交易量前十的交易所包括BitMEX(注册在塞舌尔的交易平台,以高杠杆交易为特色)、币安Binance、火币网、Upbit(韩国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OKCoin旗下的国际交易平台包括OKEx、Bitfinex、Bithumb、Bittrex、Bit-Z、HitBTC等。

交易所可以分为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上面提到的规模较大的交易所都是以传统模式运行的中心化交易所,可以认为是中心化的互联网平台,交易着去中心化的区块链项目的代币。

去中心化交易所则是建立在区块链上的数字代币交易平台,目前发展还在很初期的阶段。

 

中心化交易所

我们所熟知的沪深证券交易所是中心化的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通过购买交易席位和交易单元,接受客户的委托进行交易,交易所对交易进行撮合。而币安、火币网、OKCoin等则是交易虚拟代币的中心化平台,用户注册后直接参与交易,平台进行撮合,此外也提供场外交易。

按交易规模计,出身国内的中心化交易平台主要包括币安、火币网、OKCoin等。

币安Binance

 

币安Binance在2017年9月之前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二线平台,9月4日开始国内监管层将ICO定性为非法,三大交易所——火币、OKCoin、比特币中国被要求停止交易,这给了币安Binance以上位的契机。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国籍为加拿大,9月之后赵长鹏将平台移至海外,快了其他交易所一步,此后币安Binance逐步超越三大交易所。这其中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首先,虽然成立较晚,但币安更早地开展币币交易,禁止法币与代币直接交易;另外平台也宣布禁止国内IP参与交易,并将服务器在监管政策应对上快人一步;从营销与运营方面来看,“币圈一姐”何一的加入带来了不少玩法,社交邀请返利活动以及送豪车、百万豪礼等策略等活动都聚集了人气。

目前币安Binance交易290种数字代币,2018年3月26日查看数据时,其24小时内交易量超过98亿人民币,在有手续费的交易所中排名第一,在所有交易所中仅次于BitMEX排名第二。按0.1% 的交易手续费计算,其24小时的手续费收入接近千万元。

 

创始人赵长鹏早年主业是为交易所搭建网络交易系统。2014年,赵长鹏加入OK Coin担任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CTO),2017年7月,赵长鹏创建了币安平台,并进行了ICO,发行了自己的区块链货币“币安币”(BNB),总量恒定为2亿个,包括赵长鹏在内的创始团队持有币安币总量的40%。“9.4”ICO监管风暴来临之前的9月1日,币安获泛城资本、黑洞资本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截止2018年3月16日,币安Binance有790万用户。

今年4月,币安官方发布季度报告,称季度利润达到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将近10亿元。区块链离挣钱还很远,但交易区块链资产的交易所反而赚得盆满钵满。

虽然目前已经是顶级的交易所,但其交易保障能力还是屡次遭遇挑战。Binance在运营期间曾经历数次网络攻击和DDOS攻击,导致其无法交易。3月上旬,Binance受到再次攻击的消息引起加密货币领域的骚乱和市场的看跌情绪。匿名黑客通过网络诱骗和特殊的API钥匙收集了31个Binance用户的信息,买卖VIA币,导致其价格从2美元升逾10美元。

 

火币网

 

2013年5月,李林创立火币网,一度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50%以上的份额,目前其交易额略逊于币安,居于第三位。2018年3月26日星期一查看数据时,其24小时内交易量超过53亿元人民币,目前交易的加密货币与代币数量为200个。

 

火币网的联合创始人包括杜均、朱嘉伟等,目前杜均已经逐步淡出火币网,创立了圈内媒体金色财经以及投资机构节点资本。

 

火币网在创立之初,曾免除比特币交易手续费,这使得火币网吸引了大量用户,规模迅速扩大。2017年火币网又恢复了手续费。

 

2013年11月,火币网获得真格基金与天使投资人戴志康的联合投资。2014年4月,火币网又获得了红杉资本A轮数千万人民币投资。目前火币网的业务版图不仅仅是交易平台,还投资了数字货币与区块链资讯平台币世界、金色财经,以及数字资产安全存储解决方案提供商“库神钱包”等。

 

OKCoin

 

OKCoin创立于2013年10月,是国内较早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创始人为徐明星,此前曾是豆丁网的联合创始人。2018年3月26日星期一通过coinmarketcap查看数据时,其24小时内交易量超过41亿元人民币,目前交易币种超过400个。

 

3月23日,巨人网络宣布将转让所持Okcoin母公司欧凯联创和VIE离岸公司OKC 14%股份,作价2850万美元,以此计算,Okcoin估值2亿美元。OKC注册于开曼群岛,通过VIE结构控制位于中国境内的欧凯联创;欧凯联创是OKcoin所在公司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徐明星在欧凯联创占股78.92%。OKC 2017年营业收入4476.6万美元,净利润2658万美元。

 

2017年5月,OKCoin推出虚拟资产合约交易品牌OKex,可进行币币交易和加杠杆的虚拟货币期货交易。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投资者参与期货交易被莫名爆仓,OKCoin多次发生投资者维权事件。

除了这三家,出身国内的交易所还包括币赢国际、币库网、币盈网、BigONE等。虽然政策不明朗,但从基本面来说,交易所还在风口期,毕竟区块链的项目还在不断出现,而代币投资者还是少数,韭菜没到断绝的时候,躺着挣钱的日子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不过行业格局还没有固化,并没有哪家交易所建立起真正的壁垒,关注度高的项目在哪个交易所都能买到,而哪个交易所也都有破发的空气币。用户在平台之间切换也并没有足够高的壁垒。

 

中心化交易所的业务特点

 

就业务上来说,几家主要的交易所业务模式相似,均上线了国际交易平台,交易都以币币交易和场外C2C交易为主,均发行了自己的代币(BNB、HT、OKB),且币安和火币均以自己的代币为手段,进行投票决定项目是否上币交易。此前项目上交易所都是按一定比例交上市费,改为投票制后,需要购买平台的大量代币才可以上市交易,往往上市需要上千万的费用。

同时,上币机制充满了争议。对于交易所而言,更多的币可能带来更多的交易,但如果烂项目比较大导致投资者亏损严重,也会影响平台的口碑与交易量。当下几大交易所都宣称有一套上币机制,考虑项目前景、应用区块链的必要性、团队背景、政策环境等,但实际中如何操作并不为外界所知晓。

币安赵长鹏曾发布公开信,称上币的瓶颈在于币安的审核速度。一个币种上架之前,币安需要阅读白皮书、寻求相关领域的专业意见、下载使用项目产品、安装币种钱包、考察币种的社区讨论、检查项目在GitHub上的代码提交情况等等,并且大多数情况下都要会阅读项目的源代码。但点付科技CEO张银海在“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聊中称,在OKEx、火币Pro和币安上买不到他想要的虚拟货币,发现很多交易所上币就看“谁给的钱多,关系硬”,并对币安上币标准表示怀疑。

头部的交易所,基本都在进行“交易所+区块链媒体+投资基金”的布局。OKCoin设立了区块链领域的风险投资基金OK资本,火币集团则推出规模2亿美元的全球生态基金,以平台通证HT为流通介质,力求整合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业务。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创建了《BABI财经》栏目,火币网曾领投数字货币投资社区“币世界”,并在金色财经有少量股份。现在市面上几百家区块链媒体,大多投资情况不明,背后的投资方或许也有交易所的身影。“交易所+区块链媒体+投资基金”的布局使得头部的交易所对于行业资源的把控更强。

 

另外,或许是为了发展区块链业务,也或许是为躲避如今数字代币的监管风声与舆论低谷,OKCoin和币安都在开发自己的区块链产品。

2018年2月,OKCoin创始人兼CEO徐明星辞去公司高管职位,旗下交易所Okex由其海外团队负责,徐明星主管其OKchain区块链业务的发展。不过OKchain并没有更详细的资料公布。币安也在3月13日发表声明称,其正在开发一种公有链,以创建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用户可通过币安链转移和交易区块链资产。但该项目的具体开发进度和上线时间还未公布。

 

总体来看,几家大的交易所是这几年虚拟货币起势中的大赢家,站在虚拟货币与数字代币交易升温的风口之上,通过上币费用和交易佣金迅速攫取了高额利润,抛开商业道德与法律不谈,单说商业模式,交易所确实是当下区块链经济中的少有的成熟的模式,盈利方式简单有效,也切中了发币方与投资投机者的核心需求。

 

当然,对于这些平台的天量交易,也有观点认为是刷单带来的虚假交易。3月,一位名叫 Sylvian 的国外作者通过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并在媒体平台Medium发布文章称,OKEX 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的行为,93% 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火币、币安、Lbank 等都存在成交量造假行为,假交易额的数量占比 70-90%。

对此,OKex回应,OKex有很多量化交易和衍生品对冲的用户,有很多程序化交易;同时白天时段客户活跃,晚间相对较低是正常用户习惯,OKex从来不在数据上做任何人工干扰,也不屑于做任何所谓假数据。这论战真假难辨,不过在行业竞争中,刷量可能不是有与无的问题,而是多与少的问题。

 

去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主打的概念是去中心化,点对点交易。不过以上提到的这些交易量大的交易所都还是中心化的交易所,其优点是交易速度快,有链外的订单簿匹配和链外结算。但其隐忧是资金安全问题,以及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价格操纵、欺诈等潜在问题。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将代币交易运行在区块链上,实现点对点交易,且交易数据记录在每个区块上。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上,用户不需要向交易所提供个人信息,通过公钥和钱包进行交易,资产托管在智能合约上,资产托管、撮合交易、资产清算都在区块链上进行。而在中心化的交易所中,会建立用户的账户体系,需要有法币与代币的兑换体系,而资产托管、撮合交易、资产清算都在中心化的互联网构架中进行。

当下规模较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包括DEW、IDEX、bancor、bitshares、Etherdelta、0x、Kyber、Airswap、stex、Loopring等。这些交易所试图将区块链资产运行在区块链上,实现去中心化交易。但技术与模式都还不成熟,交易量都不大。

目前能排名进全球交易所前100强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有DEW、IDEX、bitshares等,且排名都在50名以外。此前交易规模较大的Etherdelta即以德交易所已经关闭。

 

以德交易所EtherDelta搭建了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交易系统,实现分布式、去中心化以及加密签名交易,不需要登录,创建或导入钱包后通过公钥即可交易。用户通过EtherDelta网站界面进行操作,交易通过etherdelta智能合约来执行。合约包含了用户资产托管登记簿和订单簿。订单簿体现了当前成交挂单和未成交挂单,用户资产登记簿用来维护了代币资产和支持成交挂单的资产清算。

 

在2018年初,EtherDelta因股权关系不清、团队内部矛盾而选择关闭。

 

 

以德交易所的技术实现图

DEW是一家基于以太坊的分布式资产交易所,隶属于英国DEW基金会。除了交易比特币、以太币等资产,还交易股票、外汇、ETF、竞猜合约、区块链指数等。交易流程是,这些传统资产可以被先交易成DEW,然后用DEW切换到其它的投资标的上。在DEW平台,资金的转入转出都是通过智能合约来完成,用户要在该平台交易,需要绑定一个提现地址来生成智能合约充值地址,向智能合约充值地址转账就完成充值过程,再进行买卖交易。

Bancor项目推出于2017年,其是由Bprotocol基金会负责管理,2017年6月ICO筹集到了价值1.53亿美元的以太币,创下行业记录。

bitshares即比特股,是老牌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除了数字代币交易,还支持发行资产并进行资产管理。比特股是石墨烯生态中的代表,与比特币生态、以太坊生态相比,石墨烯采用 DPOS 的共识机制,出快速度大约为 1.5s,使得区块链应用更高的交易吞吐量,BTS 可以处理十万级别的 TPS。

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理论上可以防止交易信息被篡改,也可以加强平台的信任机制,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保证交易都在规则范围内展开,不过目前来看技术上还不完善,交易确认速度受制于区块链的性能,难以开展大规模交易。而且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如何运营,业内没有经验可借鉴,如何处理去中心化的交易与中心化的团队之间的关系,如果发币的话如何进行分配,都容易出问题。另外还有平台的安全问题,虽然通过区块链可以防止篡改,但要保障用户的公钥的安全,也需要技术上的保障。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否会代替中心化交易所?目前来看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优势并没体现出来。

由于目前节点规模有限、加密技术不足、系统稳定性欠缺等因素,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常被黑客攻击。安全的特性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对于用户来说,没有足够大的体验上的差异。

 

问题

 

不过不管是监管上还是舆论上,虚拟货币与代币交易所都是受打压的对象,毕竟交易所还是各种问题缠身,难以彻底解决。

 

最核心的问题是应对监管。虽然现在闷声大发财,但各国政府在监管上的不确定性仍然是悬在交易所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国内,早在去年9月就宣布ICO非法,并取缔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交易,交易所纷纷转战海外。实际上国内用户还是可以通过翻墙以及场外C2C交易的方式来参与投资。

在海外,各国政府对交易所也并非如鱼得水。币安试图以日本为大本营发展,但在日本并未获得牌照。今年3月23日,正在收紧数字货币监管的日本金融厅对币安Binance未经注册便展开运营的行为发出警告。币安已经将其总部迁至马其他。

总体上来说,即便各国政府不反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交易,也会逐渐加强对ICO行为的管理,政策趋严还是必然的。这对于交易所是一种制约,毕竟上币费用以及各种代币的交易费用对于交易所是很大的营收来源。

 

就国内来说,金融监管的主基调是使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而交易所更多是在助涨资产泡沫。客观来说现在的交易所对于创新的支持还没有体现出来,上市交易的币背后的项目靠谱的很少,落地的更少,其对于实体经济的贡献度还看不出来。从这个角度看,国内恢复虚拟货币与代币交易几乎不可能。这意味着国内这些交易所只能在海外发展,或者打插边球来吸引国内投资者。

不过最近政策似乎有所缓和。央行表示,全国摸排出的ICO平台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这似乎意味着进一步更严格的政策限制不会出台。

 

其次,这些交易所还被信息安全问题所困扰。虽然被称作交易所,但其交易安全保障能力还比较弱,与传统的证券交易所不可同日而语。几家交易所都时常出现安全故障,使投资者利益受损。

2017年9月底,数名OKEx、OKCoin用户爆料其账户被盗,损失数万至百万不等。今年3月7日深夜,币安交易系统突然出现的故障,多位用户的账号被盗,账号里用户的加密货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市价被抛售并换成比特币,主要涉及超过20多个币种。而火币网、OKEX等平台则出现了无法正常访问的状况。在国外,Bitfinex 曾遭黑客入侵,多达119,756BTC被盗,总价值约为7500万美元。韩国交易所Youbit近4000比特币被盗,此后再次遭受黑客攻击损失惨重并申请破产。

更经典的案例是,2014年,当时世界最大规模的比特币交易所运营商Mt.Gox在2月28日宣布,因交易平台的85万个比特币被盗一空,公司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由此可见,即使单纯作为一个投资投机平台,现在的交易所也还有很多功课要做,保障交易的顺畅,保护用户的账户安全,是一个交易平台存在的基础。如果频频出现被攻击导致无法交易甚至用户利益受损失,交易所就是不合格的。

现在的交易所距离数据货币的基础设施还有一段距离。

代币的大量破发是影响交易所发展的重要因素。投资者利益一旦受损,必然远离交易所平台。现在的现实是破发项目很多,破发概率大。同步财经统计显示,2018年后登陆各大交易所的247种虚拟货币中,有87.5%长期处于破发状态,算上曾登陆交易所破发后,二次上大交易所压低价格的币种,这一比例接近90%。真正达到10倍以上收益的不到3%。财富效应显现不出来,投资者对于代币和交易所的态度必然是用脚投票。

能否形成完善的上币机制以及优秀的项目判断能力,或是影响未来行业格局的关键因素。理论上交易所为了长远发展,会甄选优秀项目。但在劣质项目提供的高额上币费面前,谁也不能保证平台不会为了短期利益而放行。况且即使想形成优秀的项目判断能力,也不是想做就能做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